中国“发现”号深海机器人探访西太平洋的“海底花园”
发布时间:2018-04-15 浏览次数: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

  深海大洋中的海山又被称为“海底花园”。近日,中国“科学”号科考船上的“发现”号深海机器人多次探访西太平洋的麦哲伦海山,并“现场直播”了壮美“山景”。

  从母船入海后,拖着电缆的“发现”号无人潜水器如同身上系着保险绳的登山者,而它要攀爬的,是麦哲伦海山链中一座高4300多米的平顶海山。

  截至目前,“发现”号已分别从正北、东北、西南、东南四个方位对这座海山进行了登山探查,主要从海下2000米攀登到海下1300多米的山顶平台。

  “耳聪目明、干活麻利”的“发现”号一边登山采样,一边将沿途所见所闻实时传回母船。“现场直播”画面显示,海山“上半身”布满了巨大的灰黑色岩石,一些山谷地带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圆石头。研究人员初步分析了“发现”号采集的岩石样品,发现这些“圆石头”正是该片海域富含的一种矿藏资源——富钴结壳。

  随着“发现”号不断上爬,能明显观察到海山上的生命活动越来越旺盛。水下2000米深处的海山表面沉积物较多,像一片白色沙漠,偶尔能看到海绵、海葵、海鳃等底栖生物,个头都不大。

  无限风光在险峰,海山也一样。越接近山顶,“直播”越精彩。山顶平台附近,生物量激增,个头也更大。有时能遇到一只硕大的海葵附着在岩石上,犹如一朵淡紫色的雪莲花;有时幽暗的海水中会突然出现一株一米多高、两米多宽的粉色竹柳珊瑚,好似一棵盛开的桃树;有时“发现”号还能采集到珍贵的红色拟柳珊瑚、层层伞花状的金柳珊瑚等深海生物样品。有趣的是,镜头前常常闪过海鳗肥硕的身影。

  此外,“发现”号还在登山过程中看到了一种外面长满白刺的、最原始的多细胞动物海绵以及难得一见的海中“捕蝇草”——刘氏捕蝇草海葵。

  这次麦哲伦海山科学考察,得到国家科技基础资源调查专项“西太平洋典型海山生态系统科学调查”项目的支持。项目负责人、麦哲伦海山科考首席科学家徐奎栋,每天都坐镇“发现”号集控室,一丝不苟地观察记录海山景象。自2014年以来,徐奎栋带领科研团队先后对西太平洋雅浦海山、马里亚纳海山、卡罗琳海山进行了探访研究,取得众多科研成果。

  “全球3万多座海山中,有生物取样的海山仅300多座。由于研究的欠缺和认识的不足,国际上对于海山的区系和生物多样性认知存在较大分歧,海山还有许多科学之谜等待我们去探索。”徐奎栋说。

  例如,海山为什么能成为“海底花园”?有科学家认为,这与海山周围的“泰勒柱”有关,即环流将诸多物种控制在海山周边;但也有科学家提出,并非所有海山都有“泰勒柱”。

  再如,有科学家认为,海山如同海洋中的“孤岛”,海山生物与周围深海平原及其他海山生物之间很少“走亲戚”,生物连通性很差;但也有科学家认为,海山是海洋中的“绿洲”,有些物种能扩散很远,会分布在相隔较远的海山。

  “海山支撑了独特的生物群落,是海洋生态系统中物种扩散和进化的重要节点。”徐奎栋说,“加强海山生物区系和多样性研究,不仅有望获得大量分类新发现,填补我国海山研究空白,证实或证伪各类学术假说,同时还能为海洋生态系统和功能、生命现象和生命过程的研究,提供一种新视角。”

  来自中科院海洋所、中科院声学所、山东大学、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东海水产研究所等单位的80名考察队员和船员,于3月10日乘坐“科学”号从青岛出发实施麦哲伦海山科学考察航次。“科学”号计划4月下旬返回青岛。

来源:南京日报